做生意的经验

今天上午10点34分,

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

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首次起飞!

2017年12月17日10时34分,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由机长吴鑫、试飞员徐远征驾驶,搭载观察员邹礼学和试飞工程师戴维、刘立苏,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起飞,进行首次飞行,开启C919全面试飞的新征程。这意味着C919大型客机的研制工作又迈出了关键一步,全面试验试飞的新征程正逐步拉开。

试飞总工程师王伟:将有6架C919飞机投入试飞

今年5月5日,我国的第一架C919飞机成功首飞,并在11月初转场阎良,开展后续的试飞科目。那么作为第二架试飞的C919飞机,102架机接下来要进行哪些试飞科目?这些试飞科目对于C919飞机的试飞任务来说,有怎样的重要性呢?

试飞总工程师王伟在接受央视独家专访时介绍,根据计划,将有6架C919飞机投入试飞。这6架飞机的任务各有侧重。王伟介绍,这次第二架试飞的C919飞机,编号为10102,未来主要将对C919的重要系统性能进行测试,特别以发动机为代表的飞机动力系统。

中国商飞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王伟

我们形象地说它是飞机的心脏,那些燃油系统,液压系统就像供应心脏的血管, 102架飞机侧重的飞机动力系统也非常的重要。对我们整个C919取证试飞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争取明年1月展开转场试飞

王伟介绍,除了今天的试飞,102架机还将在上海开展一系列试飞科目。为转场到外地做好准备。

中国商飞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王伟

在上海主要大概要检查22个系统,然后大概要飞120多个试验点,目前我们安排了4到6个架次来完成这些任务。我们争取在1月底左右具备这个转场的条件,这是我们目前的目标。

C919试飞之路将挑战多项难关

作为我国首款自主研制的大型喷气式客机,C919很多试飞科目对我国的民机产业都是第一次,不仅难度大,而且风险高,这都是C919未来试飞将面临的难关。

要想保证安全性,C919就要全面了解自己的极限值是多少,这就需要一次次的试验飞行来获取。特别是失速、颤振和自然结冰等科目风险极高,一旦出现差错,后果不堪想象。

中国商飞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 王伟

失速什么概念?就是飞机速度就没了,飞机一旦速度没了,就会掉下来。所以这些东西小速度到底是多少,大速度是多少,高度是多少,都要靠我们实际在空中去飞出来。

除了试飞的风险外,C919试飞团队还面临着技术难题。由于C919采用了目前世界上先进的系统和设备,试飞机组如何能够很好地掌握这些新技术新设备,并且能够按照试飞条款去获取数据,也是试飞工作的一块硬骨头。

中国商飞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 王伟

比如说我们的航电系统,包括我们的飞控系统,包括我们的所使用的材料,还有一些新技术。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就给我们试飞验证带来了更高的挑战。

王伟表示,目前C919的全面试飞工作才刚刚展开,未来几年中,为了取得最终的适航证,取得进入航线运行的资格,C919要完成的试验验证项目要超过1000项。

监制:刘新宇 、顾佳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