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国伟经典语录

超60城网约车准入要求高于北上 律师称地方政策涉嫌违反公平竞争

中国青年网北京12月18日电(记者 高蕾 见习记者 朱赫) “数十个非一线城市对网约车准入的要求,甚至高于北京、上海。有的城市比如说哈尔滨、阜阳规定进入网约车必须要新车,这样的规定实际上这个就跟我们对网约车的发展共享经济的要求原则是相冲突的。”近日,“第三届中国互联网法治大会,聚焦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落地分论坛――以网约车地方新政为例”,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成功举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反垄断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伟律师从法律角度,就部分城市网约车细则涉嫌违反公平竞争审查和构成行政垄断与在场专家展开讨论。

黄伟律师通过调研全国150个城市网约车实施细则并总结发现,多个城市涉嫌违反公平竞赛审查出台网约车细则。“我们看到像我们北京和上海规定的轴距是2650毫米,有38个城市是2650以上,有25个城市是2700以上的轴距,包括银川、哈尔滨、大连等等都要求车的轴距要这么宽,它的目的也是说通过限制你的轴距来规定它的车价。”

“有关于车龄,北京上海对什么样的车能够进入网约车,对车龄上不做限制,比如说在一百多个城市里边有20%左右规定的车龄必须要在两年以内,有50%左右规定的车龄必须要在三年以内。甚至有的城市比如说哈尔滨、阜阳规定进入网约车必须要新车,这样的规定实际上这个就跟我们对网约车的发展共享经济的要求原则是相冲突的。”

实际上,各地网约车政策不仅在车辆轴距、排量等车型方面提出要求,对网约车的价格也做了规定,以银川为例,黄伟分析称当地的网约车价格要求是全国最高的,并对规定的意义和合理性提出质疑。“我们做了一个测算,银川市政府自己规定的当地城镇居民2017年上半年可支配的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是1.4万。这样的情况下,当地政策却规定你的网约车价格要15万,等于说你不吃不喝快五年才能买一个网约车。”

作为一名一线法律工作者,黄伟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分享了受理过的网约车司机投诉案件,“司机被罚的很厉害,一辆车被抓,小的罚一万块钱,重的罚三万块钱,司机要求行政复议却被暂缓,有的地方抓这个非常厉害,已经形成一个常事了。”

“为了避免被罚,车主就去参加网约车的司机考试,要考试首先要培训,培训费很高,而你培训完了以后去考,三四次考不过,不停的去考。一方面准入很难,另一边每天都在不停的罚。” 对此,黄伟表示过高的市场准入标准成为权力寻租的工具,实施过程中的滥用行政权力现象进一步损害了网约车市场的公平有序竞争。“据我们了解有些城市已经出现了灰色交易,向某某公司交固定的保护费,你这个车罚了以后,可以罚你,但是车可以马上提走,你还可以继续去跑,很多人就选择了交保护费。”

“网约车的出现对传统出租车服务市场发起挑战,这样的挑战分割了旧有的出租车行业的奶酪,紧接着,国家又从共享经济的角度出台了文件来确立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网约车政策在落地时,各地方政府却通过非常严苛的标准、手段来刻意将出租车与网约车区分为两个不同的市场,以保护原有的出租车司机的利益。”黄伟分析称,这种措施其实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对满足我们广大用户的出行要求、对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对提升公众出行的体验都是有害处的。

公平竞争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是市场机制高效运行的重要基础。黄伟律师对地方网约车政策进行公平审查的必要性做出充分肯定,他认为,网约车与普通民众生活息息相关,涉及到“吃、穿、住、行”这一基本问题。对网约车细则进行公平竞争审查,对于维护网约车市场公平竞争、保护消费者权益尤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已经处理了近50起关于行政垄断的案件。主要通过出台实施细则、配备相关案例、建立咨询机制等三个方面着手解决。这其中,严苛的地方网约车新政已有松动的迹象,包括泉州、兰州都先后对此前发布的网约车新政细则,进行了相关调整,包括车辆轴距限制、以及车辆价格要求、定位装置等等,相对之前,都已有很大程度上的放宽。

黄伟认为,地方网约车的制度,通过公平竞争审查行政垄断对其进行执法,对推进其他行业的存量和增量的公平竞争审查,以及推动反行政垄断的落地,将成为一个非常好的范本。